我的位置: 首页 > 原创>热播 > 正文

李发模:这时代,这孕育和创造的时代 |《贵州日报》创刊70周年·名家名篇重现





  李发模《这时代,这孕育和创造的时代》转载于1985年8月11日《贵州日报》第3版“娄山关”。


  诗人:

  仿佛这时代整个儿脱了节正重新投榫,

  繁忙的施工的锤击,每一次震响都交织着痛苦和欢乐的呼喊。

  固有的荫庇消失了,没有了救世主,

  人要靠人的智慧牵引地球运转,

  仿佛一切都在分解,重新组合

  旧的惯常的支撑,依附支撑的各种关系

  正在被扬弃,或漂入忘川……

  每一个人都在结算自己的过去,

  面对汹涌而来的浪潮,人们——是颠簸还是扬帆?!

  一只脚要前进,而另一只脚总被习惯深陷,或被乱石堆一样的疑问纠缠……

  在拥挤中竞争,在竞争中犹疑

  站起或趴下,这逼向每一个人的问题,

  像骤起的狂风在古朴的大地上席卷。

  站在崩塌的模式面前——

  “世界,你变质了!”有人在惊呼

  “哎,一切都乱了套……”有人在哀叹

  更有人,在大声地说:“不!

  时代总是要前进的,尽管起步的现实像一跛一瘸的拐子

  但,不能否定世界和人生的质的裂变!”

  政治啊,你

  能回答我们吗:这时代

  究竟姓“社”,

  还是姓“资”?

  究竟是走向永恒的死亡,

  还是在经历新生的涅槃?!


  政治:

  我姓善姓恶,有时清楚有时糊涂

  似男人似女人似老迈又似幼稚

  我曾是宠儿

  又曾是弃妇……

  ——我是难以解释的复合体。

  当我大踏步行进时,我承认

  曾踩伤过一些不该踩伤的生机;

  但这远比裹脚的徘徊,或昏庸的打盹更千万倍有力!

  要脱颖而出

  须有勇气突破许多的“禁忌”

  开创这改革的年代,我是不流血的流血,

  我是阵痛分娩出来的新生儿

  是付出代价后的大欢大喜;

  为使每个星座回到应有的轨道,

  重新找到新的向心力和离心力,

  以确定新的空间新的位置;

  我结束了个人代替十亿人思考

  再不容忍捆绑手脚的愚蠢发布命令

  又一次错过腾飞的机遇

  我不因为敌人总吃我们餐桌上掉下去的自我批评的残屑

  而对过错保持沉默,对社会隐瞒瑕疵

  强有力的政党不怕暴露自己的弱点

  一种事物,如高得令人只能仰视必然会失去人间气息

  我知道,即使民心用最柔和的声音说出的真理

  所引起的回声,都能够扩大为震撼宇宙的霹雳

  我,不只需要每个公民对我负责

  我与经济结伴,我提倡竞技

  过于诗情画意的设想,要么是空想要么是神话,而一个健壮的攀登者

  充满活力的身姿不需要拒绝衣冠楚楚的华丽


  往昔:

  已成为过去的我,趴在

  日益敞开的门栏后,看涌来的大潮使

  海滩上的鹅卵石都蹦了起来,

  波涛滚滚的潮头,那浪尖像银针刺进敏感的神经

  刺激我黯然失色的封闭。

  我迷信昨天

  我崇尚回忆

  啊!人们曾何等真诚、何等公平

  把勋章佩满我胸前……

  而现在心里可不踏实,一个又一个的出现,困扰着我的神经

  我感到冷落的苦涩


  现实:

  本来,在你的病床前

  我应该是罩着白色大褂的大夫

  面对你瘦骨嶙峋的悲哀

  真的,我的鼻子曾忍不住发酸

  我感到了一种

  就要失去什么的惶惑

  你曾经是我们崇拜的正义、磐石

  你曾用一根单调的火引,不断地引爆

  那已经爆炸得太久的雷霆,引我们向红色沙漠

  绷紧的弦,只弹奏着寂寞的风暴之歌

  过去的已过去了,在向你告别的时候

  我突然感到了坚定和神圣的重荷

  请理解我说出你不愿听的话

  说实在的,你不该错用穿草鞋的脚,去踩灭锤炼希望的创造发明之火

  把盲目的力量拿来训练盲目的奴性

  致使已告别旧时代的社会又跨向雪野的冷漠

  时代需要优美的诗篇,需要智力

  但醒悟已经太晚,失误造成的

  搭错车的人生

  是那么多,那么多

  我给你,曾经流血流汗的你

  献上这不恭的献辞

  是为了不让你的惯性

  再耽误时代列车运行的时刻


  时间:

  离开了一窝蜂咬我的年月

  我已由缩短时空的信息主宰

  城市正英姿勃勃,甩掉臃肿

  匍匐的土地已站立起来

  过去我驾驭时代,现在,时代驾驭我

  ——那些拿我当长长的柔软的毯子裹身

  没完没了地睡大觉的懒汉,醒来

  醒来!醒来!!

  我渴望我的分分秒秒

  化作祝捷的焰火……

  而不再变成一滴滴弹泪的悲哀


  诗人:

  啊!历史,你饱经风霜的面部那一层不透明的薄冰

  经历了多少叛变的锤打,已坚硬了的自信

  是怎样脱落了笨拙和愚蠢啊

  你古老而健壮的手臂怎样举起这时代之春!

  是怎样把泪滴像流萤一样挥去

  挥去红肿空洞的悔恨?!


  历史:

  该割舍的,拿起刀子就不要发抖不要怜悯

  生活一旦割去了痈疽

  世界才更身强力壮,抖擞精神

  要感谢,当古国的苦难堆积成山

  而在那山上,把民族的苦难当成自己的苦难的那位日夜不安的老人

  多次沉浮他并没作逃避世界的懦夫

  而是冒着风险抢救重病的革命驾驶着满载希望和忧虑,功绩和重负

  在热嘲与冷笑之间依然飞奔的列车

  哪怕轮下辗一条长长的抱怨和呻吟

  也紧紧把握住辉煌的前程

  不要同情那些垂头丧气的哀叹

  只有倒在途中的勇者才值得尊敬

  历史,本来就不该以道德解释

  时代的钢缆,总要勒痛许多陈腐的良心


  经济:

  那独轮车的吱呀拓展不开的希望那工厂懒洋洋的机器空转掉的效益

  那被蛛网般的裙带关系窒息的生机

  都被我用——

  引进、合资、软件……

  以及穿红裙子的晚会,和招贤榜的严厉

  拓宽了

  加速了

  救活了

  然而勤勤恳恳按部就班的人们

  却在惊疑、在质问

  我,是否改变社会的性质

  仿佛这时代站在翘板之上

  新的政治与经济构成的跳板

  “对”——“不对”翘来翘去

  惯于透过社会看金钱的人们

  突然要透过金钱看自己的价值

  铁饭碗碎了,才陡然意识到

  个人利益和社会富裕的辩证关系

  于是,不管坐的躺的走的挤的都荡着秋千

  我笑——

  笑含自豪、希望、无情和惋惜


  观望:

  愿意走在时代前面的,让他们去吧

  我只愿在这里铸成观望的塑像一座

  无论现代的气息怎样向我传递

  仍以铁的耐心,水泥的表情

  寸步不移地坚守我的坐态

  反正,永远不担风险的

  不是别人,而是我

  多么令人忧虑呀

  希望寻觅春天永恒的鲜花

  骤然而来的却是秋的成熟

  希望得到泉水的清澈

  涌来的却是泥沙俱下的江河

  追求一扇敞开的小窗

  得到的却是撬开一切禁锁

  我失望了

  而失望又只能在沉默中蜷缩


  教训:

  你还没从悠然的坐态中认识我么!

  坐着向革命讨价还价,曾使

  乡野的石头也喊饥饿……

  难道不该想想,在当代

  中国在想什么,而自己在做些什么?


  观望:

  不!我还得“考虑考虑”,“研究研究”

  任巨大的冲击波冲我撞我卷我

  依然以似笑非笑的面孔,纹丝不动的手势

  表达一种稳健风度,一种不易被人猜透的动作


  诗人:

  我们过去怨天尤人,但是我们现在对往昔只有遗憾

  时代正在把我们铸成真正的强者

  在我们的机体中,铸造了

  挣脱羁绊的雄心和虎胆


  政治:

  说得对,我的公民

  把眼光投向未来吧,岂能再用以往的近视和陈旧的标准

  去控制强有力的明天呢

  我的制度指示器上的警报已经拉响

  惊心动魄的变革,正在代替无能为力,难以忍受的已过时的蜗牛的爬行年代

  我曾蠢笨地埋怨机器生产

  ——窒息了艰苦奋斗的号子

  不敢撩起资本的衣裙

  把利润和效益视为灾害

  不能再在狭隘的空间打转了

  我已用X光透视了自己的肌体

  昨天的陈规惯例、沿袭的传统态度和保守的程式

  再不能塞进未来世界的胚胎

  结束了口诛笔伐扫射人的运动

  再不容借我的名义练习打靶

  ——把知识当作靶环暗施迫害

  我们曾不惜成吨的时间和汗水,喂养久经忧患的共和国

  今天,在这事关民族命运,十亿公民的眼睛

  全世界的眼睛正把我们殷切期待

  该立断的就当机立断

  该打开的就毅然打开

  假如刚醒又睡去,半途又回转

  那就意味着犯罪——

  唾骂我的,将是

  我们的后代!


  五洲四海:

  好啊好啊,中国,你东方的巨人

  你龙的图腾的古国正虎踞龙腾

  不让自己再退化到封建的轮回

  你已年轻化的头脑再不僵硬

  中华起飞了、雄狮醒了

  以大江东去的气势,使环球震惊!


  诗人:

  让我的诗,在这孕育和创造的时代

  与真理与现实同步前进

  我深信我们民族的精神与智慧

  对于非议,宁愿让耳朵像冰冷的石头

  若要听信了那些恐吓,那些短视的议论

  那才是百倍、千倍的愚蠢!!

  >>>>>>>>>>>



  作者简介

  李发模,生于1949年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,一级作家,著名诗人。已出版诗集、散文集等共60余部作品。长诗《呼声》获中国首届诗歌奖,被前苏联作家叶甫图申科誉为“中国新诗的里程碑”。

  >>>>>>>>>>>



  编者按


  1949年11月28日,《贵州日报》正式创刊,至今走过了不平凡的70年。


  漫漫征程,回望来路,但见新闻之心闪烁,传播之道可鉴。


  作为中共贵州省委机关报的《贵州日报》,与社会同脉搏,与人民共心声,见证和记录着贵州发展前行的历史,见证和记录着贵州各族人民在党中央和省委、省政府领导下,热爱贵州、建设贵州的奋斗业绩。


  一份省级党报文艺副刊的更迭发展,即一个地方的历史文脉传承。


 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、《贵州日报》创刊70年之际,天眼新闻APP文化频道拟推出“我与《贵州日报》征文”“名家名篇重现”“我在文艺副刊的岁月”3个专栏。其中“名家名篇重现”栏目,将对省内外名家当年发表在《贵州日报》“娄山关”等文艺副刊上的名篇佳作进行重温,以此为祖国70华诞喝彩,向贵州解放70周年致敬,向《贵州日报》创刊70周年献礼。(执笔:陆青剑)


  刊头制作/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

  视觉实习编辑/王涛

  (责任编辑:徐微微)